日期:2013-9-2 浏览次数:20940次

在大众的眼中,HTC被冠以了“迷惘”。的确,曾经开启Android智能手机时代的HTC,如今正深深地陷在管理、产品战略、营销战略的迷惘之中。

 

迷惘,形容由于分辨不清而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办。“三星变大、苹果变长、华为更薄、小米更屌”,在网友对各大手机厂商幽默又不失精辟的发展总结中,HTC被冠以了“迷惘”。的确,曾经开启Android智能手机时代的HTC,如今正深深地陷在迷惘之中。

高层管理的迷惘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该公司副总兼首席设计师简志霖、处长吴建宏、设计师黄弘毅3人,疑假借委外设计NEW HTC One机壳为由,诈领1000余万元(新台币,下同)设计费;更为致命的是,简志霖疑窃取HTC Sense 6.0之UI界面程序的商业机密,计划在离职后携往他在台湾所开设的手机设计公司或与其他业者研发。

有细节显示,HTC担忧在8月30日发放年中红利后3人“落跑”,便放弃了待3人离职后在再请检调发动侦察的原计划。30日股市收盘后,台北检调方才对3人的住所进行了搜索,并查扣相关电脑、手机等物品。检调方面表示,若被告得逞,成功将“图形界面(Sense 6.0 UI)”的机密带往内地,并与当地厂商合作生产手机,HTC恐怕真的将面临倒闭。“一旦在内地生产了手机,价格势必卖得更便宜,HTC想要收复机会渺茫。”HTC法律界人士表示,若3人的罪名成立,将面临3年以上10年以下的牢狱之刑及500万至5000万(新台币)不等的罚金。

令人唏嘘的是,简志霖作为HTC目前的设计团队负责人已是元老级的人物。他于2001年10月加入HTC,且是HTC所招聘的第一位工业设计师。黄弘毅则是参与ONE手机设计的工程师。也就是说,HTC所产的手机从外观、功能及Sense UI的体验,都是由他们来决定。

有评论认为,雇员贪污不少见,但这个级别这个金额让人意外,不知“简首席”等三人年薪多少?是否值得?业内人士也有质疑称,企业家也应该为此事反思,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结局,难道王雪红等高层没有一点责任?有趣地是,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一位的员工甚至大喊:出去开公司的事,老板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来搜查。

HTC在管理方面究竟发生了怎样的迷惘?不久前,HTC中国区总裁任伟光已正式卸任退居二线,这已是今年上半年以来HTC变动的第六名高管。

HTC首席产品官小寺浩二、全球传播副总裁贾森·戈登、南亚业务总裁莱纳德·赫尼克、首席运营官马修·科斯特洛已相继离职。在这之前,HTC元老级人物王景宏首席市场官的位置被台湾远传电信原副总经理何永生顶替。

更有甚者,HTC产品策略经理埃里克.林在推特发布的离职声明中甚至敦促其留下来的同事以他为榜样,抓紧时间“跳槽”,他对此前的同事称,“选择辞职,现在就离开。尽管很难做出抉择,但如果选择离开的话你会感到很快乐,我发誓。”未来简志霖等3人会遭到何种处罚,也将彰显HTC的用人态度。

传闻显示,HTC方面的管理矛盾全都指向了该公司CEO周永明。“好的时候可以捧你上天堂,一旦翻脸,就把你的权利通通收回。”内部消息称,早在今年的HTC One发布前周永明便立下了军令状,若不能挽回HTC的命运,他将辞职。

然而现今简志霖等3位重量级人物,及HTC首席产品官小寺浩二、和产品战略经理埃里克·林(Eric Lin)的相继离职,不由得令人担忧HTC未来的产品研发能力。要想获得与品牌影响力同等的市场份额,对消费者而言,产品的创新与性价比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

产品战略的迷惘

华尔街近日报道称,HTC正在开发一款针对中国市场的移动操作系统,计划今年年底推出。

对此HTC发布声明称,“我们可以确认,HTC并没有在“推动”针对中国市场的操作系统的开发。但是作为一家公司,多花点时间与中国政府、我们的运营商合作伙伴以及消费者交流和沟通非常重要,这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智能手机行业的需求。这件事牵涉到很多话题,包括新技术的开发等等。”

显然HTC并没有正面否认新系统的存在,这遭到业界及媒体的一致质疑。已在破产边缘的HTC研发新系统独立于Android、WP显然是不靠谱的。从市场份额来看,79%都是Android的天下,连iOS都从16%左右跌至13%。黑莓及WP的份额更是难见增势。纵然WP份额表面上有所增加,但也是靠诺基亚凭借Lumia系列从曾经辉煌的塞班处转化而来。

当然,有一种推测认为,从HTC的声明来看,新研发的系统或是基于Android,为中国政府、运营商所定制的系统。

营销战略的迷惘

继“机海战术”的反省后,王雪红从去年表示,HTC拥有创新精神与良好的产品,但缺乏营销宣传致使落后于对手。于是,HTC新上任的首席营销官(CMO)何永生开启了该公司规模最大的营销计划:“大胆、真实、有趣”。

在耗资10亿美元的一些列主题活动中,HTC都在强调自己的品牌价值和活跃积极的品牌形象。重金聘请“钢铁侠”所出演的广告中,全是对于HTC内涵的不同解读。但是,这样的宣传似乎忘了对于产品本身的强调。

何永生表示,“HTC品牌在内地市场的知名度有14%~15%,但是市场份额还是没达到这个比例。”没有用知名度换来同比的市场份额,HTC是否真的是品牌影响力不够?在HTC One发布时,一段关于该产品金属打磨工艺的宣传视频引来了业内人的赞叹。HTC似乎认为该宣传片过于专业,而未当做公之于消费者的广告。可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内容恰能表达HTC的产品之美与工业实力。

在很多媒体看来,渠道建设问题也要大于品牌宣传。在去年的HTC One系列发售上,就有外媒指出,HTC采用的销售渠道过于单一,与三星的渠道规模相形见绌。今年的One与去年的One X都因不同的原因延误了战机。在国内,渠道下沉的问题则更明显。

出售边缘徘徊

根据美国市场研究机构IDC统计的数据显示,全球手机市场份额一度保持在第四五位的HTC,自2012年10月开始,跌出了前五位。今年4月份,甚至下跌到第十位前后。按照HTC的预期,今年第三季度营收将继续下滑,这将是HTC连续第八个营收出现下滑的季度。营收利润率预计在0至-8%左右,很可能出现亏损。

尽管王雪红极力否认出售传闻,但HTC的前景仍无情地被分析师们看衰。连曾经的合作伙伴——耳机生产商Beats也回购股份,欲终止和HTC的合作。

“从来没把问题归结于产品自身上。”HTC一名离职员工对媒体表示,“一直以来就是舍本逐末的策略,永远找不到症结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