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3-4-9 浏览次数:21835次

路透社上周日撰文称,随着中国三大运营商将于今年全面启动4G网络的投资,各大电信设备供应商也都开始磨刀霍霍,希望从中分得尽可能多的份额。而享有天然优势的华为和中兴两大本土厂商,很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以下为文章全文:

掘金中国

中国电信运营商将于今年开始签署超高速挪动网络的合同,从而开启该行业的第三轮全球投资周期,重塑电信设备制造行业的市场格式。

作为全球最大的挪动市场,中国拥有11亿手机用户。而这一轮投资热潮很可能会极大地提升华为和中兴的份额,降低欧洲厂商的地位,从而进一步改变竞争现状。

华为去年曾经在中国拿下了很多4G挪动网络合同,所以,倘若该公司再次博得了众多合同,对于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以下简称“诺西”)和阿尔卡特朗讯(以下简称“阿朗”)而言,势必迎来愈加困难的局面。这两家公司都在努力渗透中国市场,自2006年成立合资公司以来,曾经获得了稳定的利润。

“中国今年的投资总量将远超其他地区。”阿朗无线部门主管大卫·盖尔利(David Geary)说。

瑞典爱立信目前凭仗35%的份额占据全球挪动设备网络市场的头把交椅,华为份额为17%,诺西为15%,阿朗为12%。全球第一轮4G投资热潮于2010年在日本和韩国掀起,爱立信和诺西为次要的受益者,三星也从中获得了一些利益。第二轮则发生在美国,次要的受益方是爱立信和阿朗。

然而,考虑到今年的疲软预期,即便是之前在4G领域表现较好的设备厂商,也需求借助中国市场来提升业务。

美国市场研讨公司Gartner估量,在经历了去年的萎缩后,2013年的全球网络设备市场将增长2.3%,总销售额达到790亿美元。

中国三大运营商——中国挪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计划今年斥资3450亿元人民币(约合560亿美元)升级挪动网络。这其中包括了4G的投入,这种设备可以将苹果公司的iPhone或三星的Galaxy手机下载速度提升5倍多。

中国挪动将首先发力,签署数额巨大的网络合约。该公司今年计划投资417亿元人民币(约合67.5亿美元)建设20万个4G基站,以便为该公司的7.1亿用户提供服务——这足足是美国人口的两倍多。

分析师表示,欧洲运营商能否从中攫取可观的份额,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4G网络合同能否沿用3G的投标方式。但无论如何,中国政府扶持本土企业的政策,仍将令华为和中兴在本土运营商网络中占据重要地位。

资深的行业高管还担心,欧盟针对华为和中兴受益于“不公允补贴”展开的调查所引发的贸易摩擦,也将令事态愈加复杂,导致国外企业难以参与中国的4G网络竞标。

产品差异

在前几代挪动技术中,电信运营商通常都倾向于选择曾经与之合作过的设备提供商,以此简化升级流程,并降低成本。

爱立信、华为和诺西都受益于这一趋势,他们可以通过同一座基站处理2G、3G和4G流量,这尤其遭到看重成本的欧洲运营商的注重。

三星和阿朗在3G网络市场的份额无限,但他们仍然计划通过另一种方案挑战上述三大企业。这两家公司正在推广不断用所谓的“叠加4G技术”,这需求在旧网络的基础上,重新建设新的基站。

路透社上周日撰文称,随着中国三大运营商将于今年全面启动4G网络的投资,各大电信设备供应商也都开始磨刀霍霍,希望从中分得尽可能多的份额。而享有天然优势的华为和中兴两大本土厂商,很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以下为文章全文:

 

这些产品将在中国上演什么样的竞争还有待观察。值得留意的是,由于中国同时拥有TDD和FDD两种本土标准,将令问题愈加复杂。

但很多分析师置信,华为和中兴都将成为赢家,其他厂商只能抢夺剩余份额。这两家公司曾经是中国挪动的次要供应商,只要10%至15%的3G网络合同授予了外国厂商。

光大证券分析师迈克尔·李(Michael Li)估量,中国挪动将把60%至70%的项目交给中国厂商处理,由于多数网络都需求以现有频率为基础进行升级。

华为LTE业务COO彼得·周(Peter Zhou)表示,正式的商业谈判要到6月之后才会开始。但他估量,华为将在4G市场的竞争中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我认为,我们自2006年开始重点发展的单一RAN(无线电存取网络)将可以确保我们的成功。”他说,“我们的客户在选择供应商时不只会考虑价格,还会考虑网络运营过程中的总成本。”

依据市场研讨公司iSuppli的统计,在中国挪动的试点项目中,华为和中兴占据了多数,其次是阿朗的14.5%。爱立信和诺西的份额分别为8%和7%。

阿朗和三星都在努力说服中国运营商,使之置信单一RAN模式并不符合未来的趋势。这两大巨头都希望向中国运营商声明,通过新技术建设4G网络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实现更快的速度。

阿朗过去4个季度再度亏损,而且刚刚改换了CEO。对该公司而言,中国市场对下半年的发展至关重要。“这将成为今后几年全球最大的4G机会,我们在其中拥有良好的基础。”盖尔利提到中国挪动的试点项目时说。

“单一RAN是趋势之一,尤其是在欧洲。”三星网络业务全球营销主管I.P. Hong说,“然而,如果你看看美国、日本和韩国的大规模LTE网络,便会发现他们多数都是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采用叠加网络。”

北欧一家运营商的CEO也认同这种看法,他表示,将合同授予新的网络设备供应商会带来明显的成本优势。“设备价格曾经大幅下滑,所以聘用新供应商改造所有的旧设备,经常要比升级现有设备更便宜。”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