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3-4-9 浏览次数:21038次

目前尚未被监管的各家打车软件之间的竞争已呈白热化的态势。相比其他挪动互联网使用,打车软件天生的“街头”性质,决定了它最早的开辟就类似于街头推销式的短兵相接。记者走近上海的几处司机云集地,现场目睹打车软件之间的战役,颇有冷兵器时代的谋略意味。

好久没看到一款APP使用能惹起如此大的市场反应,甚至是相关政府部门的干涉,北京市交通委已表态将清理打车软件,济南也酝酿建立统一叫车平台。

而在其他城市,目前尚未被监管的各家打车软件之间的竞争已呈白热化的态势。相比其他挪动互联网使用,打车软件天生的“街头”性质,决定了它最早的开辟就类似于街头推销式的短兵相接。

记者走近上海的几处司机云集地,现场目睹打车软件之间的战役,颇有冷兵器时代的谋略意味。

地形战

在司机聚集地摆摊设点,费劲心思抢占有利位置

地处闸北区的老沪太路运城路交叉口,是一个丁字路口,呈三角地形。路的南边有一家大型餐厅,是出租车司机半夜吃饭的一个次要聚集点,路口西北角有一个公用厕所,吃完饭,司机们会进去方便一下。每天约有1000多辆出租车停靠在这里,这里可谓接触出租车司机的黄金要地。

对打车软件来说,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今,南边的餐厅旁边、西北角的厕所门口,快的、嘀嘀和大黄蜂三家打车软件的人员已各自驻扎,“隔岸相望”。

4月24日半夜,记者隔着马路对路口南边“快的”挂起的一面醒目招牌拍摄,立刻被警惕的快的员工看到,一名高大男子大跨步过马路走到记者面前,挡住镜头:“你在拍什么?”

当得知是记者前来采访时,对方的神态才缓和下来:“对不起,我以为是竞争对手呢!”

记者与后来赶来的“快的”商务经理汪旭飞交谈后得知,一个多月前,这里还不只三家打车软件,微打车、摇摇打车以及另几家不知名同行也曾在这里出现,对刚刚装好“快的”软件的司机进行策反。后来,由于“实在没好的位置”等要素,这些人都不见了。

“快的”在这个路口是占有绝对优势地位的。从地形上看他们占据的南面位置,正好是餐厅出入的必经之地,司机吃饭进出必会经过“快的”的摊位。而另外两家,只能一同挤在对面的厕所门口狭窄区域内,视野不佳,也很少有司机会在厕所门口停留很久。

“这就是我们在杭州的经验摸索出来的,打车软件在不同的城市面临不同的环境,有很多方式是不可能通用的。但占据司机聚集的要道,这方法却可全国通行。”汪旭飞引见,理想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嘀嘀打车比“快的”早了半个月进入上海,但对方却没有想到用这一招。

他认为次要是由于嘀嘀在北京起家,采取与当地电调台合作、批量覆盖出租车的方式,但这在上海却行不通。在四大出租车公司抵触的情况下,在上海只要直接接触司机,对方在街头竞争方面棋差一着:“我们在这个地方呆了一个多星期,他们才出现,曾经没好的位置了。在沪上其他几个司机聚集地,也是一样情况,先来优势十分明显。”

更重要的是,“快的” 利用那先到一个多星期的优势,还做通了餐厅旁边一家五金店老板的任务,以每月一千多元的费用,使老板同意在自家招牌上挂上“快的”的横幅,城管来了就把摊位往五金店里一撤,可进可退。“晚上我们走了,也把摊位、设备什么的都放在老板店里。”汪旭飞说。相反地,对面的嘀嘀打车没地方挂横幅,只能支起一个带有自家名称的简易太阳伞。

记者与五金店店主王某交谈,他指着在帮“快的”发材料的一个女孩说,这是本人的女儿,从乡下来上海没有任务,“快的”爽快地让她担任了兼职。基于这种交情,其他打车软件的人曾提出给王某三倍价格替代快的的位置,他都没有同意。

记者此后又走访了位于常德路安远路的另一个司机聚集点,发现“快的”在路口南边醒目位置租下了一间几平方米的房间,店招、海报一应俱全,不少司机吃完饭到店里坐下讯问、安装。而四处寻觅,却没有看到嘀嘀打车的踪影。有几名年轻人在向路人发“大黄蜂”的传单,他们无法表示没有一个店面,这样游走很容易被城管清理。

人才战

你招兼职人员 我招快销能手

为了快速推进覆盖度,每家打车软件都招收了大量线下人员,但人员质量参差不齐。在“嘀嘀打车”太阳伞下,记者看到一位司机讯问相关人员本人如引见一名同行能有多少奖励,该人员却忙于帮另一司机安装手机软件,不断未予回答。

“大黄蜂”打车软件的任务人员是三名面露稚嫩的男子,他们引见说本人还在读书,做这份任务纯属兼职。与对面“快的”人员穿着分歧的绿色背心相比,他们穿着便装,在大部分时间里,只是互相窃窃私语,并不自动向司机引见业务。“有的时候看实在没人,他们甚至就打起牌来了。”有个司机引见。